滾動 新聞 國內 國際 軍事 財經 娛樂 體育 文化 科技 房產 汽車 旅游

網曝江蘇連云港一狗主是“女惡霸”,結果另有隱情!

2016-10-13 10:21:40
網曝江蘇連云港一狗主是“女惡霸”,結果另有隱情!

  監控拍攝的王茹

網曝江蘇連云港一狗主是“女惡霸”,結果另有隱情!

  陳妮事發當晚遛狗

網曝江蘇連云港一狗主是“女惡霸”,結果另有隱情!

  李家產業

  中華網連云港12日獨家訊(秋碩)前不久,江蘇連云港女惡霸陳妮,這個名字幾個月內被無數中國人知曉,甚至輸入法都能直接打出其名字。

  陳妮被推到女惡霸位置的過程很簡單:狗傷人——狗主不肯賠償——狗被暴力砍死——狗主人干預法律刑拘砍狗人——女惡霸一手遮天。這一套“組合拳”如狂風暴雨,在網絡上接連掀起“十萬+”的閱讀量,聲討女惡霸的聲音一度海裂山崩。

  連云港真的出現了如此能量巨大的惡霸?事情真相到底如何?

  鄰居:陳妮不是惡霸狗有點兇而已

  9月25日,事發地連云港連云區龍門山莊。該小區是當地一中高檔小區,算不上豪華,建筑分為獨棟別墅,雙拼別墅和高層建筑。女惡霸陳妮和發帖人李某某的家都在小區的雙拼別墅區。隔壁的一些高層建筑是拆遷安置房,高層區和別墅區的人生活有交集,買菜生活都會穿越別墅區。

  小區別墅區入住率不高,被問及的幾個住戶都知道小區出了女惡霸的事,C區的一戶院子里,幾名聊天的女子告訴記者,陳妮為人不差,和鄰居們也是有說有笑,沒有什么沖突,再說欺男霸女當惡霸也沒這個能力,他們并不想多談,只是稱,陳妮曾經收養過幾只流浪狗,還和她們一起給流浪狗打針和喂食。

  更愿意表達觀點的,是隔壁高層小區的人。

  在小區內,記者首先遇到了當地物業綠化工王師傅,他的家就住在陳妮家隔壁的高層2號樓上,據介紹,陳妮為人也不錯,他們走過院子前的時候,還會點頭示意,表達善意。但那只狗他們確實有些害怕,這次狗被打死,他們也挺開心。

  他稱,高層的人都討厭別墅區的人養狗。自己的記憶里,這只狗曾經兩次傷人,一次就是李某某,事發后,狗就被砍死了,還有一次是一位保安。

  而住在隔壁一棟高層的金女士,是附近拆遷過來的居民,她生活中經常需要從陳妮家門前經過,對陳妮也有些印象:“她就一個人,那么嬌嬌小小的,怎么欺負人啊?狗傷了人就按照傷了人處理嘛,砍狗又在網上這樣罵人有點過了,我也是從我孩子嘴里知道的這些事。”

  記者采訪金大媽的位置,恰好就在陳妮家門前。陳妮告訴記者,網絡所反映的惡狗咬人三次,主要是這次的李某某、保安和老太太。保安的事情她知道,主要是保安自己摔倒了,正好大老遠看到狗,視頻等等證據顯示狗既沒靠近也沒傷他,他想訛點錢。而老太太的事,則只是傳言,自己完全不知情,兩家相距百十米距離,自己完全沒有見過這家人。

  事發后深夜被堵門躲在家中發抖

  陳妮打開家里的狗舍,幾個月后的現在依舊滿是血腥味:“太狠了,狗被砍斷脊背,血流了一屋子,還是死了。”說著說著哽咽了。

  她稱,自己一個人暫時居住在這棟房屋內。而對方的李某某家,經濟實力非同一般,并且親戚朋友都住在這里,當天一看誤傷了李某某,自己立即就慌了,她深知闖禍了,要壞事。

  “我見過她的男朋友,很兇,面相很能打架,所以就趕緊拜托一位鄰居,將狗先牽走了,自己留下來處理。他家人到來之后,情緒激動,不依不饒,我被對方弄傷了,我也表示了理解,這種情況都會有情緒”

  記者:網貼中稱,你一直拒絕和對方接觸,是什么原因?

  陳妮:我遇到這件事之后,心里不曉得多想盡快解決這件事呢,對方來頭不小,還有一個那么兇的男朋友。

  記者:你給他們家打過電話,傳遞過善意?

  陳妮:當然打過啊,但他們態度非常強硬,甚至威脅我,我很害怕。

  記者:你有證據嗎?

  陳妮:我有電話錄音,還有一些門前的監控視頻資料。

  記者發現,門前的男子,就是狗咬人事件的受害者李某某的男朋友王茹,早晨5點左右,他站在門前,斜叼著煙,快步走向大門,張望半天后,可能是覺得里面沒人,就離開了。

  “整整一夜,王茹開車堵著大門,您能想象當時我在家是如何提心吊膽的嗎?我拿著電話,想打電話,打通了都不敢大聲講話,緊緊捂著屏幕的光亮,怕外面的王茹知道有人在家里而闖進來。這就是我,他們描述得那么精彩的女惡霸。”

  陳妮爆料:土豪一邊欺負人一邊裝可憐

  陳妮憤怒地告訴記者,因為公安部門一再提醒自己不要走媒體渠道,按照正常的法律流程走,所以自己選擇了相信警方,選擇一直不發聲。沒想到,對方的布局竟然如此精細。現實里,他們無理取鬧堵門恐嚇,網絡上,他們卻是一個惹人憐的“青年王茹”。

  “這附近的人都知道,她的男友王茹是什么樣的人,這里有圖片,你們自己看看,就會心知肚明。一個一刀就能砍斷那么大的狗的脊背,砍的血肉模糊,心狠手辣到家了。”

  陳告訴記者,這個別墅小區的中心會所,現在被李家租賃下來,開起了一家龍門大酒店,酒店設施豪華,消費中上,主營地產海鮮。李家多年前在海邊經營著一家超大輪船餐廳,大船名為“海明威”,后期,大船被當地政府拆遷,賠償頗豐,之后在市區開起了一家海明威大酒店,這個酒店的規模極大,可同時容納上千人就餐,設施奢華,規模是龍門酒店的很多倍。

  “而王茹,則是經常打架而出名,家里有紫菜加工廠,情況也相當不錯,這樣一群人,說我欺負他們,那些被蒙蔽的網友,以為他們真的可憐,以為王茹真的是我的受害者。”

  然而,網友和媒體的聲討聲,最后被證明是起了效果的,王茹被釋放,而當地公安成了眾矢之的,陳妮也名正言順成為了女惡霸。

  為了驗證陳妮爆料內容,記者也探訪了兩家飯店。龍門大酒店當地人都知道,確為李家產業,而龍門大酒店的工作人員也表示,海明威船現在沒有了,搬到了市區開店,還是自己家產業,還是那個老味道。

  此外,在幾次的網帖中,還提到砍狗現場陳妮身邊有一位男子,該男子何人,事發至今為何不肯露面發聲?

  陳妮告訴記者,這位男子是小區的一位鄰居而已,自己出門遛狗,鄰居散步,遇到了就一起走一走,但是,李家人明知是鄰居,為了渲染陳妮不弱的形象,他們依然選擇幾度描述該男子。

  “他們這樣為了實現自己的目的,而讓無辜者躺槍,行為實在可惡。這也是我打算還擊的重要原因。”

  我接受處罰王茹也難逃制裁!

  陳妮告訴記者,狗的一切手續齊全,當地公安局也已調查清楚,但對方拒絕承認,只是沒有依據地稱,自己控制了公安,讓公安隨意走程序,以便順利抓捕王茹。據了解,當地公安分局,在接手處理王茹砍狗的報案后,是申請了物價局專家庫的動物專家對狗進行了價格鑒定。

  然而,在之后的檢察院環節,檢察院突然通知警方撤案,公安的行為被否定,此舉讓整個事態更為復雜:“我在和檢察院的溝通中,曾經問及,你們的行為,是否受到了輿論的左右?一位科長明確說,不完全是。”

  陳妮表示,自己之所以在此時此刻“翻案”,主要是因為,自己一直知道對方會過分,只是沒想到會過分到這種程度,狗咬人是一件小事,網絡對戰對罵也是小事,但如果因為輿論暴力而掀翻了正常的法律流程,那么法律將難以保護任何人,所以自己必須堅持用法律實現兩個過程,一是讓自己按照合理方式賠償李某某,二是讓王茹接受法律制裁。

  “狗誤傷了人,狗主人必須要賠償,我從沒有說過不賠償,人暴力殺狗,也需要承擔責任,如果不肯承擔責任,還大喊著“人不如狗”,然后掀翻法律,那還有公平嗎?誰才是惡霸?”

  網貼風暴的起源——

  8月2日,網友“SY韓裝小屋”推出了一條微信:《連云港女“惡霸”》。文章開篇第一句,就是后來被高度提煉的“人不如狗”。這句話,刺痛了很多人的神經,也成了事件發酵的酵母菌。

  文章采用的是實名爆料,圖文并茂,看起來可信度極高。

  爆料人在帖子中稱,自己名叫李玲玲,7月5日,自己被鄰居陳妮的大狗咬傷,之后雖然同住一小區,但事發三天內,陳妮僅打過兩次電話,不僅沒出面道歉,也從未到家中問候,多番推脫,說現在沒有時間處理咬傷人事件,過幾天再談。其男友王茹一怒之下,用刀砍死了咬人的狗。

  事后,陳妮報警,稱自己的德牧狗被人砍死,當地西墅派出所進行了調查,鑒定該狗價值3.6萬元,王茹被拘留。

  李玲玲認為,案件定性草率,司法被干預,請求輿論支持砍狗的“青年王茹”。這種惡狗加惡主的帖子,在網絡上幾乎是火星遇汽油。

  8月4日,“SY韓裝小屋”為回應網友質疑,再度發文。這次發聲稱,“從7月5號開始,自己被‘女惡霸’家的惡犬咬傷后,至今事情已經過去1個月了,這1個月李某不僅沒有得到對方一點點的慰問與道歉,甚至連一條信息都沒有,就更別提見面了。這一個月李某不僅自己一個人窩在家里難受,還害得男朋友被刑事拘留了,越想越覺得悲哀與痛心。”

  新網貼還指責,女惡霸陳妮的狗,曾3度咬人,并且拿出了一些證人證詞(簽名部分隱蔽)。

  惡狗惡霸傷人不道歉,弱女子傷心欲絕,挺身而出的男友又在女惡霸結交的權貴之下身陷囹圄,這怎能不讓人氣炸肺腑?閱讀量再上數萬。在這一場卷進了本地媒體、北京媒體的大聲討中,另外一方的陳妮和警方一直未發聲,一般理解是,他們勾結陷害是真,壞事做盡之后面對網絡反應心虛。

  9月6日,連云港市公安局連云分局稱,收到連云區人民檢察院偵監通撤(2016)1號通知撤銷案件書,決定撤銷此案。

  至此,當地公安對王茹采取的行為,都成了不合法,而陳妮這個女惡霸,自然也成了欺凌弱小的角色。

  本文來源:http://jiangsu.china.com/dujia/11180785/20161012/23752662_all.html#page_1

500万彩票网比分直播 足球